故旧不遗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甘其食 > 正文内容

关于狗为题目的散文

来源:故旧不遗网   时间: 2020-09-29

关于狗为题目的散文

  这是一个秋日的傍晚,太阳早已落下去了,天空已经拉开了夜的帷幕。街边的路灯渐次亮了起来,超市前边的空地上,每天都去跳舞的中老年妇女们,已经在熟悉的旋律下,排着整齐的队伍,潇洒自如地扭了起来。还有一些年龄更大一些的老爹爹、老婆婆,端了个小凳子,坐在超市旁边的马路对面的休息道上,一边看别人跳舞,一边相互唠嗑,有说有笑,悠闲自在得很。

  在距超市不到五十米的我居住的小区大门前,也聚集了一些休息、唠家常的老年人,他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边聊着天。

  大门的另一边,有两只小狗也凑着热闹。它们好像是刚刚认识的朋友,一只灰色的流浪狗,这只狗好像并不陌生,经常傍晚来小区旁边,蜷缩一会儿,白天来就会被执勤的保安给赶走,晚上就不会管它了。它全身的毛稀拉拉的,看上去就是那种不讨人喜爱的狗。它的毛是灰色的,所以身上再怎么脏,也看不出来。另外一只是一只纯白色的丝毛狗,脖子上还系了一个铃铛,走起路来,就“叮叮当当”地响。这只狗倒是不常见,想必是外来客吧,小区里的狗,主人是不会让它与流浪狗在一起玩的。

  “嗨,你好,小灰!我们交个朋友,一起玩吧?”丝毛狗“叮叮当当”地跑过来,用右前爪轻轻地摸了摸流浪狗的前腿,主动友好地与流浪狗搭讪。

  “你好,小白!很高兴与你交朋友!可是···”流浪狗有些被动和犹豫,它一边有礼貌地伸出前爪回礼,一边抬起头,担心地向四周张望着什么。

  “可是什么?”小白拍了拍小灰的卷卷的耳朵,叮叮当当地绕着它跑了一圈,看它在担心什么。

  “你不怕你的主人不让你跟我一起玩吗?”

  “不怕!我的主人有了一只更好看更名贵的狗,这些天,他天天都带着它出去遛弯,把我锁在家里,我都快闷死了,我今天是偷跑出来的。”

  “那你主人到处找你,怎么办?”

  “不会的,他每天带那只狗出去遛弯,要一两个小时,才会回去哩!现在,他们不会管我的。”

  “好吧!那只狗有多名贵呢?”流浪狗终于接纳了这只美丽的丝儿童有哪些癫痫症状毛狗做自己的朋友,两只狗双双紧挨着墙边,卧在地上。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好像是一只纯种的英国狗。”

  “那它长得高不高?毛色好不好看?它的眼睛跟你不一样吗······”

  “管它呢?我们在一起,干嘛要说它?”

  “好吧,好吧。不说它了,不说它了!”小灰有些歉意地舔了舔小白的额头。

  “嘻嘻嘻,好痒,好痒···”小白也伸过头来,舔小灰的鼻子。

  “你的毛好软好白呀!”

  “你的毛好脏好少哇!”

  “怎么?你嫌弃你的朋友啦?”

  “不是!我在想,过几天,我把你带到我主人家里,去洗个热水澡!”

  “我不要去!被你主人发现了,你会挨打的!”

  “我们看准时间,偷偷地去,洗完了,你再偷偷地溜走。”

  “真地不需要!我这样已经习惯了。”

  “洗澡真的很舒服,你的毛都粘在一起了,洗洗肯定会很好!”

  “以后再说吧!”

  “等我瞅好机会,再来告诉你···”

  两只狗正聊得投入,突然,从小区里面飞出来一辆电动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小灰的身上碾了过去,随着小灰一声凄惨的“忘儿哟!忘儿!”小白吓得跳了起来。

  “还好,轧的是那只野灰狗,没人要的,不用管它!幸好没有轧上旁边那只白丝毛狗,那肯定有人要来扯皮、要赔钱的啊!快走,快走!别磨蹭了!”那骑电动车的一对男女,听见小灰凄凉的叫声,在前面不远处,停下来,看了看之后,那坐在后面的女人,反应十分敏捷,立刻对开车的那个男的说着,并催促着他赶快离开。

  “嘀——嘀——”随着两声从容自若的电动车的喇叭声响,那对骑车的男女和那辆轧了小灰的电动车,在小灰不断的疼痛的呻吟中,不慌不忙地从小区门前,飚进了路灯光映照着的昏黄色的夜色中了。

  “别走,别走啊···”着急的小白,看着肇事者那样地离开,急得乱跳。

  “小灰,你怎么样了?要紧吗?”看着依然还儿童癫痫病的病因是什么在痛苦地呻吟着的小灰,小白替它到处舔舔摸摸,寻找受伤的地方。

  小灰呻吟了一会儿,把头耷拉着靠在了地上,就停止了呻吟。

  “看啦,那只狗死了,死了···”另一边有几位老人,传来哀叹的声音。

  “小灰,小灰!你不要死,不要死啊,不要死···”小白听见老人们的话,痛哭流涕地摇着小灰的耳朵。

  “我没死啊,你别摇了。”小灰抬了一下头,低声地对小白说。

  “我还以为···”小白破涕为笑,放下腿,蹲在小灰身边。

  “我刚刚才认识你,还要和你做好朋友哩!”

  “可是,那辆车,从你身上轧过去,好恐怖啊!没有人带你看医生啊···”

  “没事儿!我没那么娇气!”

  “要是我能给你看病,就好了。”

  “真傻!哪有狗会狗看病的!忘忘忘···”

  “我的主人经常会带我看医生,要是你也···“

  “别忘了,你说过,带我到你主人家里去洗澡的,可不能耍赖哦!”小灰阻止了小白继续说下去,因为它不会有那样的奢望。

  “哎呀!我该回去了,否则,我的主人真的不要我了!你究竟伤得重不重啊?要不要紧啊?”小白站起身来,有些不放心地望着小灰。

  “没事儿!没事儿!你快回去吧,你不用担心我了。我的命大,轻易死不了!世界之大,处处都是我的家啊!”小灰舔了舔小白的鼻子,又艰难地抬了抬前腿,示意小白快回去。小白站起身来,看了看小灰,头也不会地跑了。跑了很远,又跑了回来,来到小灰身边,舔舔小灰的肚子和右后退,看了看它瞪得圆圆的眼睛,这才又跑走了,“叮叮当当”地响声渐渐消失在更深的夜色中了。

  超市门前,跳舞的人群早已散去,只剩下越发昏暗的寂静的路灯立在那里,光是越发的昏黄的了。街上偶尔会有一两辆车飞过,溅起一地的灰雾,弥散到空气中去。

  小区门前的路灯已经灭了,只有小区里面的几盏地灯发出一些微弱的光。小灰仍然蜷缩在小区大门边的一角,它静静地在那儿躺了半天,心中在期待,能恢复一些元气,等到感觉好点儿,就回自己的武汉专科癫痫病医院,医院怎么选择流浪窝里去。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秋夜的风好凉,吹得路旁的树叶都瑟瑟发抖。小灰强忍着疼痛,想站起来走,可是右后腿好像断了,小灰站起来,马上就跌倒了。于是,小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平衡,用三条腿,托住身体,一瘸一拐地、艰难地向前挪动着,慢慢离开了那个让自己段了一条腿的.地方。

  路上的路灯已经渐次地灭掉了,小灰孤独而瘦弱的影子,被茫茫的夜色吞没了。

  第二天傍晚,小灰托着那条断腿,一瘸一拐地慢慢摸到小区门前,还在那个地方蹲了下来,它的眼睛里充满了忧郁,好像还含着泪水似的,湿漉漉的。它抬起头,不停地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期待在什么。

  “那只赖皮狗,又来了···”

  “它的腿还是被轧断了,它还能跑到这儿来···”

  “它不会是来报仇的吧···”

  “它在等它的相好——那只丝毛狗哩!”

  “哈哈哈——”

  天天在小区门前闲聊的那一群婆婆、爹爹,吃饱了没事做,拿小灰笑谈了半天。

  小灰此时仿佛很痛苦的样子,放下腿和身体,整个儿躺在地上,嘴和鼻孔里不停地出着气。看来,小灰应该不仅仅是腿断了,它的身体肯定受了重伤,不然,它不会表现都如此痛苦。可是,没有人能懂它,也没有人会理会它。

  此时,小白老实乖乖地躺在女主人的怀里,被它的主人心肝宝贝似地搂着。

  “我可爱的安妮,你怎么就这么命苦?跟了我仅仅一个多月,就这样狠心地走了呢?”小白的主人一家沉浸在悲伤之中,原来是那只纯种的英国狗,这晚不幸被车撞死了。

  “听旁边的人说,是我们没注意的时候,被一辆奥迪的车撞的!”

  “去报警啊!”

  “没有证据,也没有看清车牌。再说撞的是一条狗,警察会受理吗?”

  “我的安妮,价值不菲呢!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也抵不上它的身价哩!”原本悲伤的女主人,顷刻间在金钱的眩惑中,显得臃肿鄙俗。

  “好了,好了!明早好好安葬安妮,谁也不要再吵了!”男主人斩钉截铁地下了命令,小白的主人家小孩患上了癫痫病,请问要怎么为孩子治疗癫痫呢?里,这才安静下来。接下来是安排给安妮守夜的事。

  “来,乖乖的小白!你就在这里,好好地守着安妮,给它盖好,别让它冻着!你可不许睡觉!”主人给小白布置了任务,然后休息去了。

  小白呆若木鸡地守在那儿,仿佛凸显着那躺着的死了的狗的尊贵,而站着的活着的狗的低贱。

  夜色逐渐地加深,小灰不时地艰难地抬眼,向着小白昨日来去的方向望了一眼,再望一眼,一直都没有小白的身影,也没有听到它那动听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终于,在凄冷的黎明时分,小灰闭上了它那疲惫的眼睛,再也没有等到小白的到来。

  第三日的傍晚,小白终于能偷偷地跑出来了。它按着那个时间,来到小区的那个地方。可是,那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好像那儿的墙和地,都被刷洗一新了。

  “难道小灰不来这儿了吗?”小白一边等,一边正疑惑着。

  “嘿,你们看啦!那只丝毛狗来了···”

  “早上那只赖皮狗死了,晚上它的相好来纪念它了!”

  “狗还蛮有感情的啊···”

  “那只死狗呢?”

  “丢到垃圾箱里面去了!”

  “给那个捡垃圾的噻!皮毛卖钱,肉还可以吃噻···”

  “还说哩,那个捡垃圾的还不要哩!他说,这狗,毛又少又不好,又瘦,没有肉,还不知道,有没有病,不敢要哇!”

  “那只死狗,害我用水在这里冲洗了半天哩!”

  小白终于听明白了,小灰已经死了,它的尸体已经被垃圾车带走了,它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好朋友小灰了。

  小白含着满眼的泪水,快速地离开了那个令它伤心的地方,夜色中,留下它一路狂奔后,不间断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关于狗为题目的散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9.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mjgf.com  故旧不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