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旧不遗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路牵机 > 正文内容

寻工记_经典文章

来源:故旧不遗网   时间: 2020-10-16

  王大校刚进55岁的门槛,一纸命令就让他退了休。刚退休下来几天傍晚,相熟的一些老战友都来拜访他。在工作岗位的同志劝他说,老王,你退下来和没退一样,有什么事情打电话,要车.要人,我们立即就办,你千万不要客气。比他早退下来几个亲近者也打破不串门的常规,到家来劝他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早退早解脱,退下来好,钓钓鱼.逛逛街,日子打发得快得很,你尽管放心。安慰式的拜访热闹了几天过后,白天妻子上班,家中,九十多平方的四室一厅的楼房里,空寂无人。王大校这时心才真正静下来,一种无名的孤独感油然而生。他无奈地将保养得还好的身子靠在松软的皮沙发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玻璃窗,让思绪的水花在脑际里漫流。王大校18岁当兵,正逢三年自然灾害,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当时还是农村学生娃的王大校中专没有毕业就满腔热血投笔从戎了。蒋介石在东南沿海又是空投宣传品.又是派遣特务,紧忙折腾一阵子,最后落了个赔了夫人又折兵。当王大校所在部队正在东部沿海担任守防任务,也没抓住个把流窜大陆的蒋兵立个功。后来被派到新建的工程兵当骨干,从东海之滨进入中蒙边界的浩瀚戈壁,又是堆山,又是挖洞。在艰苦的国防施工中王大校成长起来。颠沛流离,辗转周折,从列兵当到边防团长,又进城到大军区机关当了处长.部长,从脖子上的两个花花熬到双肩上扛着八个花花。三十几年的光景让他这一想没几分钟过去了,真是古人说的好,人生苦短呀!倏忽之间如白驹过隙,时间和历史把自己抛到了在家等死的地步了。想着想着,王大校亢奋起来,难道我正值中年就如此而罢了吗?王大校的血液里一流淌着当年学雷锋.学毛著.学习《老三篇》所激发出来的活着就干,死了就算的一腔热血。尽管近年来,社会上酒绿灯红.物质利益的铜臭诱惑扑面而来,好像这些对王大校没起多少腐蚀作用。难怪他教育部下,开导儿子时,时常就是,要做松树呀.柳树呀.黄牛呀这些已被当代青年人忘却的名词和字眼。不,不能袖着手站在岸上观看时代的潮流向前奔腾,不能等着.靠着迎来2000年,还要干出一番事业。下棋.钓鱼.逛街.练书法那只是业余爱好和活动,不能玩物丧志,不能让理想和志向付之东流。要创造条件,从新工作,让新的工作业绩证实自己的存在价值,证实自己还可以为社会贡献力量。但是,干什么?怎么干呢?干部到了一南阳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定年龄就退出工作岗位这是铁的制度。没有自己退下来,新的力量就上不去,这像自己刚当部长欢送老部长退下来一个样,没有任何价钱和条件可讲。擦得锃亮的办公桌,供自己在市区用的卧车和下部队的越野车,一桌子等待处理的报告和文件,频繁地接来送往进入高级饭店赴宴的热闹场景,给部队作报告和检阅部队时下级热烈的掌声和恭敬有加的列队与方阵,这些已经成了过去。坐着没事,他便由着性的想着。思绪将他拉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上: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到处都有“市场经济信息中心”.“人才介绍所”。对,把自己置身于信息网络的一个新和网点上,去寻找一份新的工作。通过自己努力,去当四化建设的新兵,从头学起.从零干起,再干几十年,不为留名青史,要为党.为家.为个人再争口气。王大校可有个倔脾气,一旦下了决心,十头大牛也甭想拉回。晚上,在军队医院当医生的爱人下班回家,了解了丈夫的想法后,十分爱怜又带埋怨的口气说:“老王呀,干了几十年,退下来就好好休息,组织上给的待遇又不低,不要瞎折腾,况且咱们也不缺钱花。”王大校的决心一直被冲动支撑着。“不干怎么能行?让我闲着,我受不了!钱多又怎么了,人家王廷江不就是钱多了为党和乡亲们做了更大的事吗!”医生妻子看说不服他,心想还依他吧。退下来找点事干,只要不犯法不违纪,省得在家闷出病来。王大校决心下定,内人允许,次日清晨春风得意,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拾掇好多年没骑的自行车,直奔报纸广告指导的经济信息中心人才介绍所而去。介绍所离家并不很远,设在离军区机关有一里来路的盘旋路东口地震局招待大楼二楼。招待大楼是一座50年代建成的质量满不错的建筑。王大校越过高大宽阔的前厅顺楼梯上到二楼往左一拐,向阳的一面的一个卧室,门号写着201的房子就是人才介绍所。门是敞着的,不须打招呼就径直走了进去。进门右侧放着用两张办公桌对起的写字台。门的正面摆着一张所有宾馆单间兼办公室都摆着的一张单人床。写字台左手靠里坐着一位年方二十出头的姑娘。姑娘留直发,没染红嘴唇,倒也质朴端庄。她斜对面正坐两个农民打扮的人,一个坐床沿,一个坐折叠椅。正在交涉一件职业介绍的公案。王大校一进门,虽然身着便服,但姑娘一眼就看出这个中等身材.体格魁梧的人气质不凡,便停止了谈话,站起来恭敬的让王大校先坐。原来两位农民是通过介绍所介绍到新疆打工的,据说是工作也联系好了,介绍费也交了,只等凑够儿童癫痫病吃啥药好20个人,新疆方面才能来接。农民说等不起,每天往房吃饭几十元,要退介绍费,姑娘便婉言恳留他们再等两天,没结果,两位农民说明日再来。便辞别而去。姑娘便接待王大校。“老同志,您有事吗?姑娘态度和蔼。”“我我想找份工作。”王大校没有任何领导干部的矜持。“是你找吗?”姑娘没有把握的问。“对,是我。”“噢,像老同志这个年龄线的工作还不多,你想干什么?”“一般的写写画画,当顾问,搞点管理什么的,都可以。你们有什么信息,我参考一下。”“想起来了。”姑娘边说边在抽屉里拿出一个工作夹翻开边看边说,“有一个地方招收采编人员,还有名额,条件是不拘年龄,而且欢迎在职的或退下来的同志参加。工作是为杂志采编文章,可以到单位领受任务,在家采编信息.文章,月薪在五百元以上。”王大校此时,既有点兴奋,又有些怀疑。真是踏破铁鞋没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哪有这样适合我的好差事呀!便急不可待地问:“小姐,这个单位在什么地方,是什么公司,编什么刊物?”姑娘收住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很抱歉地说:“这个问题暂不能说,这是我们的规矩。要说,必须等你定下决心办完手续时,我们会把单位.地址.电话全部告诉您。”“噢!”王大校略有所悟地,急忙说,“对不起,小姐,我全明白了。”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人家这是经营单位,过惯了共产主义军营生活的王大校几乎忽视了这一点。“那么,你是否定下决心要干这份工作呢?”“容我考虑一下。”这能有多少可考虑的呢?王大校站起身,习惯地伸了一下腰,让身体和大脑都放松了一下。环视了一下房间的四壁,这时才发现在靠办公桌右上方的墙壁上,张贴着一张用微机大号字打出的《工作介绍价目表》,表格分别写着报名费10元,体力劳动20元;知识阶层工作30元;高级知识阶层工作40元;介绍成功费20元。王大校边看表格边问姑娘:“你给我介绍的这类工作属那个类型呢?”“当然属高级知识阶层,不过我很赞赏你们这些老同志支持我们的工作,可以优惠收费,就算一般知识阶层工作吧。”真是市场经济,什么都有个讲价幅度。王大校把手伸进了衣服左上方衣襟里的口袋。手续很简单,只开一张收据,姑娘说,拿收据就可以报到。办完手续后,由于意想不到的好运气来的太突然,使王大校依然不是十分相信。随手拨通了小姐提示的电话号码:“您是科技信息网络公司吗?你处招收采编人员吗?”对方同样是态度很和蔼地说:“对,我们欢迎你到湖北专业的癫痫医院这里工作。”“好,我下午就去。”中午回家后,王大校把找工作的经过告诉妻后,妻非常高兴,为庆贺初战告捷,老两口拥抱着亲和了好大一阵子。下午,王大校像巴尔札克接受德·柏尔尼夫人的慷慨援助而信心百倍地去在经济场上冒险一样,骑上自行车便朝人才介绍所提供的路线直奔科技街。科技街是前几年才在市区边沿新开辟的一条街道,由于地处偏僻,加上街两边的铺子多数是微机.软件.复印机.通讯器材和各类电器以及与此有关的新科技产品与老百姓非常关心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和女人们关心的时装面料关系不大。除有些公车来此购物较多外,闲人不多,不甚繁华。车子骑到中段,王大校便放慢了速度,注视起靠南侧的广告牌。“门牌506号,门口上方悬挂‘亨德礼服’的广告牌”。并不难找,他把车存在不远的存车处,径直走进506号门洞,门洞口挂着几个大牌子,有卫生医疗器材科技公司.有高科技建筑材料公司.西北通讯器材公司的招牌。并没发现“科技信息网络公司”的牌照。当前各类公司林立,有招牌的不一定能玩得转,没招牌的说不准是创利大户,还是上楼吧。王大校边登楼梯边想,公司一定有一个面积很大的办公室,办公室摆放着很多微机和操作人员,在处理着众多的采编人员和外地寄来的稿件。搞采编工作,自己还算适合。当兵三十多年,在部队带兵十五六年,在上至军区下至团队的机关十五六年,确实积累了一些文字工作经验,结合工作写点文章投给报刊,也时常有被刊登的时候。虽然近几年亲自动笔少了,但并不十分生疏,只要用心研究,照样可以笔下生花,编出刊物需要和读者需要的文章。干得顺手,还可以自己买一部微机.也和如今一些时髦作家一样换换笔,提高编稿质量。说不定后半生在写作上还能有新的发展。走到五楼楼梯口朝右走,有两名小姐在一个办公室里用微机处理文件。王大校去打问,这里有没有编刊物的?小姐说不清楚。他又回头往左拐,左边不远处一个办公室的门开着,王大校走进门,见一个腰杆挺得笔直.修饰得十分干净干练的年轻人坐在写字台背后的办公椅上,看见他走来,好象认识一样,欠了下屁股点点头。“同志,你们是编什么刊物的吗?”“你是不是上午来过一个电话?”年轻人答非所问的说。“对,就是我。”“您请坐。”办公室有十几个平方,布置得很简陋,一张办公桌,一套沙发。房子是新刷过的,还弥漫着一股石灰粉和装饰漆的味道。正面墙上挂着用像框镶嵌的工商.税务所发给的准予开业的西安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证件。向阳的窗户下边还摆着一箱在市面很少看到的“青春牌洗衣粉”。王大校坐下后审慎地看了下办公室,和自己预想的差距很大。年轻人不容他想得过多,便率直地说:“我们不像其他公司,在招工广告中明确规定排斥中老年人,我们却认为像您这种年龄正是干事业的年龄,正是经验最丰富,处理问题得心应手,工作容易出成果的年龄。不充分发挥你们的作用,是对人才的最大浪费……”年轻人一开口就既表达了自己珍惜人才的尝试,又提高了对方的身价。王大校不听他空泛的议论,便单刀直入地说:“我是听说你们这里招收采编人员,我有这方面特长,请您谈谈具体工作吧。”年轻人不想放弃他摇唇鼓舌的议论,继续说:“我们公司下设一个实体,既新华化工厂,主要生产销售洗衣粉。我们公司承包了这份刊物,是承包的印刷经费,发行权还在省科委。”王大校没有追究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便接过刊物翻了翻,是印刷和纸张质地都较差的那种。刊名是《新科技产品资料汇编》,内容全是每篇用二三百字介绍一种属科技界范围内的各类商品的广告文字组成,严格地说是一种广告期刊。此时,王大校脑际里倏地一下闪现了一个幼时逛庙会的镜头,是看西洋镜的场景,拉洋片老汉吆三喝四的唱着:“往里瞧,往里看,里边的风景多好看,看啊!美国在日本广岛扔下原子弹……”在好奇心驱使下,将二百小钱交给老汉,用一只眼透过窥视镜头看到镜匣子里被放大了的透明画片时,才恍然大悟,啊!原来如此。“你不是要招收采编人员吗?”“是,我们要求采编人员履行的义务是,凡采编一条信息,提供信息的经营人员若愿意将信息登上刊物而且加入企业家俱乐部,我们负责承办发行广告和联谊活动的业务,若你拉家企业加入的话,具体规定是这样,每份信息给咱们公司交一千五百元信息费,参加一次由咱们公司负责筹办的至少由10名企业家在一起联谊的聚餐会,经费由我们负责。你若每月联系一家,可在一千五百元经费中提取五百元工资,拉两家你的工资就可以加倍。我认为这在企业花费不算太大,对你来说,收入不算太薄。我想信在职或退下来的老同志是不会太计较收入的。”竟是这样的采编!王大校觉得头有一阵发懵,但他身体很好,将头轻轻一摇,立即十分清醒地站起身,想说些什么,但无从说起,想发作,但又不值得发作。无可奈何地说:“年轻的老板,我很不适应你们的工作。”王大校骑上自行车回家的路上,失去了出门时那种勃勃生气。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mjgf.com  故旧不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