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旧不遗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甘其食 > 正文内容

关于校园爱情散文随笔_散文

来源:故旧不遗网   时间: 2020-10-16

  爱情不合乎逻辑,或许这就是爱的逻辑。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校园爱情散文随笔,供大家欣赏。

  关于校园爱情散文随笔篇一:青涩恋情,抵不过似水流年

  星空下,月光渐渐拉长了林一凡的身影。在这个用篱笆筑成的小院子里,林一凡已经站了两个小时了,专注的脸庞,深邃的眼眸一直凝望着天上的繁星。显然,像林一凡这样,一个在五岁父亲就意外事故离世,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的穷小子,是不可能做什么天文学家的,这只是他的一种倾诉方式。

  突然,林一凡嘴角渐渐勾起了一个弧度,想起了那次尴尬的初见。

  清晨,明媚的阳光如万千道金光撒向万县一中每一个角落。为了照顾生病的母亲,林一凡已经耽误了一天课程,路上又塞车,迟到是铁定的事了。走在校园那条坡度超过38度的小道上,说是走,其实是在跑。课间操时间了(学校规定在上完两节课后,为早操时间)。到处可见穿着深蓝色校服的同学往操场方向姗姗前行。

  林一凡轻车熟路地找到自己班的位置。惊奇地发现,时隔一天自己位置竟然被人霸占,从侧面看,还是一位美女,青丝如瀑,在阳光下泛着点点金光,身材高挑,跟自己一米七五的个儿也矮不了多少。看样子还挺受欢迎的样子,其他同学都在围着她,面带笑颜,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时间,有种走错了班级的错觉,可是看着周围熟悉的同学,确实没有走错。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可是高三一班专属地带,而且你现在所站的位置……林一凡敢保证,自己从来没用过这么正经的语调说过话。看着几十对眼睛看向自己,脸红得像个柿子。林一凡同学,你好!我是新转入三一班的苏芷晴。轻脆而甜美的声音,听在林一凡耳里却比喝了两咖啡还提神。你……好!林一凡含糊地回答了一句。

  林一凡此刻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一凡,你母亲的身体好些了吧?”“谢谢王老师关心,妈妈现在已经好多了。”班主任王老师的声音永远是那么和蔼。“你先站到这一排的后面吧,下次体育课松原市看癫痫病去哪家中医医院再调整一下。”“嗯”。王老师,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林一凡在心里呼喊着。

  苏芷晴的这次转校,在一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苏芷晴这个人长什么样?一中高三的学生可能没人知晓,但这个名字却如雷贯耳。从高三第一个学期开始的全区联考以来,林一凡可以算是一中的骄傲了,几次都进了前十。而苏芷晴却是每次都是在前三甲之列。对于成绩好的学生,老师们一直都会当成掌中宝一样的。

  显然,苏芷晴转入的正是林一凡所在的班级。林一凡看着坐在离自己不过一张课桌之远的苏芷晴,林一凡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微微发烫,有种偷窥别人的感觉。正想收回目光时,苏芷晴突然转过身,给林一凡一个灿烂的微笑。林一凡感觉自己的大脑在嗡嗡着响,脸也迅速变成了红色,低着头装着看书。

  一直以来,只知道学习,要么去操场做做运动。林一凡一直认为,聊天就是在浪费时间,浪费青春,这些时间应该用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就算是和同寝室的室友,也只是偶尔寒暄几句。同学们对他虽然有不解,但也释然。毕竟林一凡的学习成绩就是答案。但是这些却让林一凡养成了一个极其内向的性格。“冰王子”是对他性格最好诠释。

  林一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几天脑子总浮现那个人的身影,沉睡在自己身体里十多年的那一股血液,渐渐苏醒。

  苏芷晴谈吐优雅,举止大方。很快在班里就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反到是林一凡成了孤家寡人一个。看着其他同学和她在一起嬉笑欢快的样子,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高三毕竟不再是可以闲玩的日子,高考一天天地逼进,也使得同学们个个眉头紧锁。其他不怎么行,但谈到学习,林一凡在一中可是屈指可数的。然而靠这仅有的优点,也使林一凡终于有机会和苏芷晴说话了。讨论一些数学难题,交流一下各自的学习心得。高手都是心心相惜的,同样对学习的热爱,很快林一凡和苏芷晴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日子就这样悄悄地从指间滑过,很快迎来了高三第二学期的第二次联考。公布成绩的时候,看到班主任王老师那笑得比八月的阳光还灿烂的脸,就知道这一次一定考得不错了。这次万县一中有两名同学进入区前十了,而北京小儿癫痫医院排名且都在高三一班,当然就是苏芷晴和林一凡了。

  关于校园爱情散文随笔篇二:男孩为了女孩,愿意等一辈子

  男孩和女孩是从小就在一起玩的玩伴,那时他们不懂什么叫爱情。天天开心的玩在一起。慢慢的,男孩喜欢了女孩,可是男孩不敢说出口,因为他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的优秀。到了四年级的时候,男孩准备给女孩表白,却发现原来女孩已近有另一半了。她的另一半是男孩的一个哥们,男孩知道自己并没有他优秀。所以默默的不出声。到了六年级的时候,他们分手了,男孩看到希望了,可是还说不出口。

  升上了初中,要分班了。男孩和女孩分开了,男孩并没有因此放弃,而是等待机会。在初一下学期的时候,男孩从朋友的口中得知到,女孩又交了另一半。男孩知道了之后假装没事,晚上会到了家,自己哭了一个晚上。男孩以为自己没有机会了,所以他在自己班里,找了一个女孩子做自己的女朋友,没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分手了。

  过了一段时间,女孩跟他的另一半分了,男孩也从朋友的口中知道,女孩的初吻没了,男孩并不那么的在意。男孩还是比较胆小,不敢说出口,不敢告诉女孩。直到了初二的下学期,男孩怎么也憋不住口了,告诉了女孩。女孩当时挺诧异的,想不到男孩原来喜欢了自己这么久,也有点不相信男孩的话。可是男孩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女孩那时已经已经变得成熟了,她已近知道学业才是第一的,女孩毫不留情的拒绝了男孩。可是男孩还不甘心。终于,女孩答应了男孩。可是,不是在一起,而是要男孩等待。等到大家都读完高中,等到大家都长大。虽然这样,男孩都很高兴,好几晚睡不着。

  应为男孩和女孩都报了同一个补习班,男孩经常拿藉口说和女孩一起去补习,约女孩出来。他们两搭着同一台公车去,搭着同一台公车回。虽然说他们没坐在一起,没牵过手,没亲过嘴。可是男孩觉得无比的幸福,因为男孩是那么的喜欢女孩。

  这样的快乐日子并不长久,过了几个月。女孩就叫男孩放弃,说自己一开始只是开玩笑,叫你等,让你知难而退,可是你竟然答应了。男孩知道了之后很伤心,也有点恼火。大连看癫痫挂什么科>

  男孩很狠女孩,男孩下定决心要忘掉女孩。

  到了初三,又要分班了。男孩和女孩分到了一班,男孩知道之后没多大在意。因为男孩觉得,她已近忘掉女孩了。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开学只有两个星期,男孩才知道自己原来并没有忘掉女孩,男孩才知道自己原来还在喜欢着女孩。

  男孩想了很久,究竟要不要告诉女孩自己还喜欢她。想通了,男孩最终还是告诉了女孩。男孩告诉女孩;我还会继续等你,等到你张大、等到你成熟。如果你跟别的男孩一起,我会等到你跟他分手、如果你跟别的男孩结婚了,我会等到你跟他离婚。等到你你天荒地老,等到你喜欢我为止。男孩为了女孩努力的读书,为的就是能够以后如果能跟女孩在一起最起码配得起女孩。

  男孩不知道这样做是对不对,男孩只知道自己很喜欢女孩!

  关于校园爱情散文随笔篇三:那一年,我真的不懂爱情

  很久很久以前,为什么好多寓言,好多故事都用“很久很久以前”呢?这个词好象都被用滥了,今天,我也用上一回吧。

  想起来那是很遥远很遥远的故事。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大男孩,十六岁的我根本不懂什么叫爱情,什么叫友情。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见到了她,那个注定要在我的记忆里存在一辈子的女孩子。

  那是在一个深秋的傍晚,无聊的我吃过晚饭以后,一个人穿过密密麻麻的水泥森林,来到了校门外小河边的红柳林中,坐在河边的草地上,看着静静流淌的河水发呆,身边的芦苇已经变成惨白的颜色,地上的落叶告诉我冬天即将到来。

  夕阳把我面前的河水染上了一层鲜红的颜色,我的思想也逐渐的沉浸在鲜红的河水中。远处的天边传来一阵尖脆的鸽哨声,把我放飞的思绪拉了回来,我象是在梦中被惊醒的小孩,转过头,望着远方天空中那一个隐约可见的黑点。视线跟随着,跟随着鸽子消失在遥远的天边,鸽哨声也慢慢的减低,慢慢的杳不可闻……

  该回去了,面对那可恶的晚自习!我对自己这样说道。然后,站起身来。

  梅州市有癫痫医院吗当我猛然间的回首,说实话,我确实是在猛然间的回首,看到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也有一个身影,在那里静静的坐着,面向着河水。

  映入我的眼帘的首先是一头飘逸的长发,在晚风中颤动的发梢。夕阳的余晖通过河水的映照,折射在她的脸上,使她的脸变的那么鲜艳,那么动人。在她的眼中,有河水跳动的火焰……

  就在那一瞬间,我迷失在她的眼神中,不能自拔。我忘记了走路,忘记了学校,忘记了晚自习。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忘记了自己的生存所在。就那样痴迷的看着她。

  她好象是发现了我的存在,稍微的向我的方向转了一下头,嫣然一笑。那一笑,使我懂得了什么叫沉鱼落雁,使我懂得了什么叫羞花闭月,我终于明白六宫粉黛无颜色这句话的含义。

  我慌忙的跑开,象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从那一天起,我几乎每天都要到校门外小河边的红柳林中,静静的望着河水发呆。

  而从那一天以后,我也很多次的遇到那位女孩子,每一次的遇见,都会在我的心里刻下一道深深的烙印。

  我们没有说过话,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河边,坐在红柳林的河边,坐在校门外红柳林的小河边,坐在了夕阳之下的校门红柳林的小河边。

  这一坐,就一直坐到了我的高中生活的结束。

  然后,我毕业了,然后,我离开了我的家乡,到遥远的地方去上学然后,我就一直没有遇到过她。

  现在的我,生活在物欲横流的社会,早就学会了如何去生存,如何去欺骗。

  现在的我,也谈恋爱,也结婚生子。

  但是,在我的心底,却永远珍藏着一个影子,一个夕阳下的影子。

  往事如烟,每每夜深梦回,我总是在冥冥中呼喊,我不知道我在呼喊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在祈盼什么,我唯一知道的就是,那个影子在我的心里已经深深的扎下了根,永远挥之不去了。

  现在唯一想说的就是,那一年,我真的不懂爱情。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mjgf.com  故旧不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