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旧不遗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沉积水 > 正文内容

那场凌乱的暖昧,痛彻心扉_故事

来源:故旧不遗网   时间: 2020-10-16

  他们的分开,彼此之间没有后悔,没有责骂。分开以后是如此的淡然,关于他们的那些事,只剩下回忆。

  【缘起网络,安小映遇见任希阳】

  安小映忘了跟任希阳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了,只记得他们是在网络上认识的。十九岁的安小映可爱纯真还有小小霸道的性格开始吸引着二十一岁的任希阳。而任希阳在她眼里是一个爱说笑爱耍宝的男生,他总会给她带来许多快乐。那时的他们都很沉迷于文字,所以很快找到共同语言。

  认识任希阳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变多了,每天总会挪出那么一点时间用来想他。她每天下班第一时间都会往网吧里跑,说她喜欢上网还不如直接说她爱上跟任希阳聊天,很多时候聊得忘记吃饭,忘记时间。

  十九岁是一个渴望恋爱的季节,她想自己可能喜欢上任希阳了,可是他呢,他会喜欢自己吗。安小映就像很多女生一样做着那种数花瓣的动作,嘴里叨念着他喜欢她,他不喜欢她。

  很快他们约好了第一次的见面,就在地铁出口站。安小映说:“任希阳,我要考验你,看你能不能在人群涌动的出口站认出我来。”

  “安小映,我一定会认出你的。”任希阳十足把握的道。

  见面那天任希阳果真一眼就认出她来了:“安小映,你是一个漂亮的女生。”的确,她是一个双眼长得很迷人皮肤又白皙的可爱女生。咋见任希阳,觉得他是一个长得跟帅完全沾不上边的男生,可她却一点也不失望,他能够吸引她的并不是外表,而是在他身上有一种能够让人温暖的东西。孩子抽搐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开始一场盛大的暧昧游戏】

  他们开始疯狂的聊天,聊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喜怒哀乐,彼此之间也越来越了解。

  任希阳偶尔会跟她开玩笑式的说那些暖昧不清的言语,而她总是把它当真。

  依然坐在熟悉的电脑前,看着任希阳那头发来的一句话,这个周末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怎么样。而她不加思索的答应他,并期待着这次的见面。

  跟任希阳在一起让她感觉很快乐,他们像情侣一样走遍各大街小巷。最后,任希阳提议道:“小映,去一起溜冰怎么样。”

  “好啊,刚好我很久没去了。”她爽朗的答应着。

  任希阳以为像安小映这种女生不可能会溜冰的,没想到却出乎他意料之外。她溜起冰来是那么得心应手,她主动邀请他一起溜,两人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成为全场焦点,溜冰场所内霎时掌声哨子声四起。

  “安小映,深藏不露啊”任希阳说。

  “任希阳你也不赖嘛。”第一次跟一个男生如此亲密靠近,她的手心溢满了汗水。

  安小映把跟任希阳单独的见面当作是他们的约会,她知道他并不是完全对她没有感觉的。

  当得知任希阳工作上遇挫折的时候,安小映马上请假去他身边陪他,安慰着他,给他鼓励。这些都让任希阳为之感动,可他却仍未说出那些能够肯定他们关系的话。她也从未说出口,她怕从他口中听到失望的答案。

  【原来,她只是妹妹而已】

  里任希阳发来一句话:“安小映,我喜欢上一个女生了。”

深圳市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

  “谁呀。”这头的安小映开始紧张起来,连打字的那双手都在微微颤抖着,那个女生会是她吗。

  “我们公司的同事,长得柔情似水,声音特别的好听,一看就是那种让人怜爱的女生。”

  “是吗,呵呵。”心仿佛被推下万丈深渊里,怎么也爬不起来。

  “安小映,你说你们女生都喜欢什么样的礼物呢?”任希阳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的难过。

  “安小映,你还在吗”

  “安小映,怎么不讲话了。”

  这一刻安小映深深的明白她喜欢任希阳,如果不是在乎他,她的心也不会如此难受。

  慢慢的开始,在他们聊天谈话中穿插了关于任希阳喜欢那个女生的话题。每次安小映都会用沉默来代替一切,其实对她来说沉默真的比争吵难熬。

  “任希阳,我喜欢你!”电话里安小映忍不住脱口道。

  “我也喜欢你啊,我一直当你是妹妹这样喜欢啊。”任希阳说。

  “原来我是一直是你的妹妹啊?!”她语气有点强硬的继续问他。

  “安小映,你怎么了?”

  安小映把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她气自己为什么偏偏对他任希阳动了心。

  安小映不再上网了,也不再打电话给任希阳了。时光荏苒,一个月过去了,任希阳也没有再找安小映了,或许他已经开始遗忘她了。她想,如果不去触碰,也许她就不会感到疼了。

  【暧昧,终将成为伤痛】

  许久不曾联系的任希阳突然打脑膜炎引发的癫痫可以治愈吗电话给她了,“安小映,明天我生日你要来吗?”

  “好,我会到。"她知道事情总得有个了解,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感情的事始终无法勉强。

  生日聚会那天人很多,都是任希阳的朋友同事。安小映一个人落寞的坐在最角落,这场聚会也许她本不该来,她无法容入他们,无法容入任希阳的生活。

  “小映,你怎么坐在这里啊,去跟他们玩一下吧,别怪哥哥招待不周阿”任希阳走过来嘻哈的说。

  “哥哥?!是啊,我都忘了我只是你妹妹而已!”安小映定定的看着他,试图从他眼里找到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可是尽管如此努力的,依然找不到。

  “任希阳,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安小映不知道自己鼓起多大的勇气再一次问出口。

  这一次任希阳看到,安小映对自己投入的情感已超越了友情,可是他不想伤害她,他知道自己无法给她幸福。

  “对不起,安小映。”他只能这样说了。

  “我明白了。”抓起沙发上的帆布包,安小映不顾众人眼光夺门而出。明明现在只是秋天,为什么她突然觉得那么冷,手是那么的冰凉。

  【离开,代表结束一切】

  安小映的感情还没开始就宣告结束了。离开,是她最好的选择,不见,再也不见。

  “任希阳,我们见个面吧。”这是安小映第一次主动约他,也是最后一次了。

  “不好意思,我最近比较忙,可能没空。”任希阳委婉的拒绝她,其实他并不忙,这只是借口。他记得生日那天安小映看他癫痫病的原因和症状那时的眼神,很伤,他害怕再次看到她忧伤的眼神。以前的安小映是快乐的,她所有的忧伤都是因他而生。

  没想到任希阳会拒绝自己,安小映苦涩的笑了。笑得很无奈,笑自己的傻气,她不该再有任何的留恋。

  安小映偷偷的把电话给换了,一个人收拾简单的行李坐上回家的最后一班列车。家,才是她最好疗伤的地方,那里有能够温暖她的亲情。

  【任希阳说的那些事】

  某天下午,安小映收到任希阳发来的邮件,轻轻点击打开。

  小映:

  对不起,我知道自己辜负了你对我的感情。有件事一直深藏心里,从未向你提起过,那一次公司庆功聚会上我跟同事雪映都喝多了,那晚我跟她发生了关系。雪映是个比较柔弱的女生,经不起刺激,我不能伤害她,所以我要对她负责。

  当听到《痛彻心扉》这首歌曲时,我告诉自己真的喜欢过你,抱歉,我喜欢你!当得知你走之后,再说这些也许变得毫无意义。

  认识那么久,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虽然不多,可是内心已深深烙下你的一瞥一笑。你可爱的样子你的纯真,让我有了过多的内疚,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们开心快乐过。上帝说,人类的快乐是短暂的,总有些坎坷伴随着,才能永恒,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祝你以后幸福长驻。

  希阳

  当安小映看完这封邮件的时候,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哀。她该庆幸自己并非一厢情愿,还是该替自己那无缘的爱情悲哀。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mjgf.com  故旧不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