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旧不遗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已失矣 > 正文内容

北京来的流浪狗

来源:故旧不遗网   时间: 2020-10-20

  杨师傅去北京,帮他女婿做汽车零件的生意。之前,他女婿在沧州当兵,转业以后,在朋友的邀请下,在那儿开了一个专卖汽车零件的店铺,生意忙不过来了,就叫了岳父岳母,去那帮忙。
  
  以前,杨师傅每年去的时间不长,短的一个月,长的三个月。可是今年,两夫妻一去,呆了七个多月。到了十月份,夫妻俩才双双带了行李,从北京回来。回来的时候,除了大包小包的行李之外,在他们身后,还蹦蹦跳跳,跟着一只神气活现,矮矮胖胖的黄毛狮子狗。
  
  人问杨师傅,你那么远回来,怎么还带回这么大的一只狗?杨师傅答:“我回来的时候,本没打算带它,因平时它是一只无人照管的流浪狗,做生意的时候,我常拿东西给它吃,一来二去,我们混熟了,就像家养的一样。去车站的时候,我走了好远,它还恋恋不舍地跟在后面。老伴见此,于心不忍,就与我商量,把那狗带回去吧!我一看,也觉那狗可怜,就走过去,对狗说道:‘你要是真愿意跟我回去,那你上去的时候,就不许到处乱跑乱跳,叫你呆在哪儿,你就得乖乖地呆在哪儿,否则,车上不让你呆。’那狗听了,在我面前,儿童癫自愈的几率多大摇头摆尾,似乎听懂了我的说话。也怪,上车以后,我怕它打扰别人,和列车员说好,把它放进食堂的车厢,它在那儿,一直呆到下车,都没乱跑。”
  
  回家以后,杨师傅怕它新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跑不见了。就用条粗粗的黄皮带,拴在狗的脖子上,皮带上还套着小小的铃铛,跑起来的时候,留下一路清清脆脆的铃铛声,既悦耳,又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知道狗的踪迹。每天早上,杨师傅晨练之时,就将狗带了出来,拴在院里的玉兰树下,让它在草地上玩。等他晨练完毕,再牵着狗溜一会儿,然后再双双回家,去吃早餐。
  
  这是一条非常逗人喜爱的小狗,长得虎头虎脑,四肢又粗又短,非常有劲,跑起来的时候,一阵风似的,不知不觉,就到了跟前。因为它除了嘴巴是黑色的外,其它的地方,全是黄色。所以,杨师傅叫它小黄。
  
  小黄不认生。初次见它,是在草地上。那时,杨师傅坐在草地上的树墩上,和人说话。我从那过,那狗见了,熟人似的,跑过来迎我,四肢又蹦又跳,非常欢喜。那时,小黄还用皮带拴在树上,我解下皮带,带着它跑了一段,跑到楼下,叫得了癫痫应该如何做才好来孩子,也跟狗玩,孩子也喜欢小黄,玩着玩着,也混熟了。
  
  等到小黄熟悉了院里的情形以后,杨师傅就把套在它脖子上的皮带解了。让自由自在,愿意去到哪儿,就去到哪儿。
  
  院子里,在我家楼后的一楼有户人家,也养了一条黑白相间、小巧玲珑的哈巴狗。主人叫它珍珠,宠得宝贝似的。小黄是公狗,珍珠是母狗。不知是小黄长大了,想女朋友了还是怎么的,有事没事,总去找珍珠玩,且趴到珍珠身上,尽做些不雅的动作。珍珠见了,又羞又怕,一边叫着,一边往主人身边躲着。这时,主人就会又笑又骂,拿了棍子,作打击状,将它赶得远远的。时间长了,人们见惯了这种情景,就逗小黄,把珍珠称作它的女朋友。
  
  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的时候,回转身来,碰见小黄和它的主人,出来晨练。那时,天还黑黑的,看不清楚,隔了老远,那狗眼就看见了我,跑了过来,在我身边,上窜下跳,煞是喜人。有时,我手上拿着包子,就扔它一个,它见了,喜不自禁,忙不迭地跑了过去,一口衔起,撒腿就跑,生怕我后悔了,跟它讨来。可是跑了两步,只见它将头猛地广州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头一甩,将那包子,甩出好远,然后又赶紧跑过去,一口衔起,撒腿又跑。敢情是烫着嘴了,因为包子是刚刚从蒸锅里拿出来的。
  
  有时,碰到我手上拿着馒头,我也会扔个给它,它照样跑过去,赶紧衔起,可是跑了两步,也许是它闻出馒头里面,没有肉味,所以又将馒头放在地上,只是看着,并不去吃。后来,问了它的主人,才知道原来它只吃包子,不吃馒头。呵!这流浪狗,流浪得够可以的,只吃荤的,不吃素的!难怪大老远的,要跟了主人,跑了过来。原来它找着了这么好的一个主。
  
  因为大多时候,我是吃素,所以很多时候,我多是买馒头,很少买包子。再见了小黄,就不给它馒头吃了,看着它在身边那副讨吃的馋样,我就会指着它的脑袋,数落着它:“你这屎狗,只吃包子,不吃馒头,以后再不给你吃了!”它听了,并不生气,依旧跟在身边,跑着跳着。直到彻底,没了指望。
  
  晚上,跳舞的时候,它也跑进舞场,来凑热闹。不是跟在张三的脚后,前后乱扭,就是趴在李四的脚前,三蹦两蹦,要不就干脆抱住王五的小腿,不让她跳,逗得王五哈哈大笑。哈尔滨治继发性癫痫病哪家好这时,人们见了,舞也不跳了,跑来逗它:“小黄,来,跳一个!”它就会立起后腿,跟着节奏,学着人们,团团乱转。或是逗它:“去!小黄,去找你的女朋友,别在这捣蛋!”它似乎听懂了人们的说话,真的一溜烟出去,找它的女朋友去了。
  
  今早出门,看见小黄,后腿一瘸一瘸的,不知是被它的主人,还是被谁打了的。见了我们,依旧前蹦后跳,喜气十足,只是动作,没有平时流利。我想看看它的后腿到底伤得怎么样了,就逗它跑,跑着跑着,竟然不很瘸了,想来没甚大碍,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转身的时候,看见它蹲在一棵玉兰树下,犹自发呆。我用手电一照,它立刻跑了过来,在我的脚前脚后,前扑后纵,讨我喜欢。我呢,见它如此,也很开心,一脚将它,踢翻在地。它就势仰了身子,张着大嘴,四肢乱蹬,在我的脚前翻来滚去,活像一个调皮的孩子。
  
  不知是谁说过: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这话说得一点不假。不信你瞧,这只北京来的流浪狗,此时,它在我们这小小的院里,生活得是多么的幸福,生活得是多么的惬意!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mjgf.com  故旧不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