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旧不遗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名之曰 > 正文内容

那个二十一岁流产的女孩儿

来源:故旧不遗网   时间: 2020-12-12

  她和我妈在同一个病房。

  下午开始住院的。

  白白净净的模样,笑起来的时候,有股甜味。

  她的身上有着一股鲜活劲,和这死气沉沉的病房颇为格格不入。

  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也是不老实,拿着手机看着《非诚勿扰》,孟非老爷子的声音穿透力极强,一声一声穿透我的耳膜,我蹙了蹙眉头,自以为不着痕迹地瞪了她一眼。

  片刻之后,声音就轻了下来。

  我觉得这姑娘颇识时务。后来护士来查房,我仔细听着,这姑娘叫佑佑,二十一岁,住院的原因是要做人流。而护士,来给她送药。

  比我还小啊。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晚上的时候,佑佑的男朋友来了。

  长得高高大大,一来就冲着佑佑笑。两个人,相视一眼,笑得很是甜蜜,大约是真的相爱的。

  “怎么样?”

  “医生说先吃药,吃药就能够流产的话,最好了。”

  “那就好。”

  那男孩儿似乎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拿起手机放着视频,大晚上的,声音响亮的很。

  “手机声音轻点,吵到别人了。”佑佑似乎觉得有些不耐烦。

  那男孩儿倒是挺听话,马上就戴上了耳机。

  晚上十点,我从洗手间洗漱完毕走了出来,看见两个人交颈而眠,那男孩儿连医院放的陪护的床也不睡,抱着佑佑两个人缩在医院小小的病床上。

  大约是真的相爱吧。

  两个人这般睡着,也是多了几分缠绵的意味。

  02

天津有没有治癫痫的医院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佑佑躺在床上撒娇冲着那男孩儿说:“我昨晚上肚子疼了一晚上,都没睡好。”

  那男孩儿看着手机,没回应。佑佑一个扭头,那男孩儿连忙转过头来哄道:“那我去叫护士。”声音压低了,也是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味道。

  “不用,这是正常反应,不然怎么掉。”佑佑往枕头上一靠,似乎也是满脸不在意的模样。

  那男孩儿摸了摸鼻子,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瞬间沉默。

  那副模样,应该是愧疚吧。

  毕竟,这个所谓的意外,是他制造的。

  佑佑吃药的第三天下午,终于发作了。

  她不停地往洗手间跑,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她从洗手间走出来,半蹲下身子,捂着肚子,冲着她的小男友,道:“你去问问护士,是不是那个,应该掉了。”

  男友慌慌忙忙的,听到佑佑这话,似乎是瞬间反应过来。

  扯着护士过来,随后指着洗手间,道:“是不是那一团有点白的东西?”

  护士却是司空见惯的模样,道:“对,掉了。”紧接着护士又是和佑佑道:“先躺半个小时,等一下看一下出血量,明天做个B超,看一下要不要做清宫。”

  佑佑连连点头,其他什么话都没说。

  脸色发白,躺在床上,也是一脸的无力状,初见面时那红润的唇瓣,浮上了一层白色,越发显得整个人虚弱而无力。

  自始至终,那男孩儿站在原地,想要上前,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稍显青涩的脸庞,面对哪怕早就明白要发生的场景,依旧是手足无措。

  除了站在原地,看着护士,听着护士说话,温州哪些医院治癫痫病似乎其他什么都不能够做。

  我觉得胸口有些闷。

  说不出来为什么,大约是觉得就在刚才,一个尚且还未成型的生命的离开,因为他的出现本就是一场意外,所以被毫不留情地淘汰掉。

  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你的到来,所以,对不起。

  只是,剥离的过程,就是我这个外人看来,还是觉得,蛮残忍的。

  下午的时候,佑佑的朋友来看她,问她的状况。

  “女人啊,这样流产,可伤身了,你以后要注意。”那人说话语重心长。

  佑佑一贯嬉皮笑脸的,听到这番话,也是没法回答,嘴巴抿得紧紧的。

  “你爸妈知道这事吗?”

  “不知道,我哪敢说,他们知道了,又要说我了。”

  佑佑朋友却是叹了一口气,“以后做好安全措施。”

  佑佑点了点头,没应,下半唇却是咬得紧紧的,露出几分倔强。

  我看着她整个人小小的,陷在了病床里面,想起下午赶他男友走的时候,也是连声说道:“你回去吧,在这儿你不是觉得无聊么,我没多大事了。”

  然后,她男朋友真的走了,走之前还说:“晚上过来看你。”

  那时候,她也是这般,咬着嘴唇,眼睛黑亮黑亮的,挺让人心疼的,可是心疼她的人不在。

  毛姆说:在爱情的事上如果你考虑起自尊心来,那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最爱自己。

  我特别爱你,胜过了爱自己,哪怕我为你流产了,可是躺在病床上,还是怕你觉得无聊,所以会让你回去告诉你我没事。

  我并无意批判这种爱情,男女双方,癫痫大发作前的症状表现有什么?荷尔蒙的吸引,本就是会让你奋不顾身,你爱了,你坦荡,你付出,这无可指摘,爱情本就是不求回报的事情,哪怕在这之中会受伤,会有意外,可是,爱情本身这件事情,是没有错误的。

  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难过的是,有些意外,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只是,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止是爱他胜过了爱自己,而是没有了自己,只有了他。

  第二天中午,医生来找佑佑。

  大约是要做清宫。

  佑佑问她:疼吗?

  医生坦然地说道:疼是肯定的。

  佑佑随后又说道:那我先不做了,我先出院,回去修养吧,我怕疼。

  医生有些意外,随后叫了佑佑和她男友去办公室商量情况。

  两个人回到病房的时候,闷声不吭的。佑佑又躺了下来,道:你收拾收拾吧。

  那男生随后又是说道:真不做,回家去了啊。

  佑佑躺在那儿,脾气也不好,道:那你说怎么办?

  你干嘛叫我决定啊,身体又不是我自己的。这男孩声音提高,这话,让人听着,刺耳得紧。

  你字都签了,那出院吧。男生低下头去,却也是老老实实地整理起东西。

  她刚刚经历流产,做清宫又很疼,她害怕,惶恐,毕竟也只有21岁,所以想要依靠你,可惜,你也害怕而且没法担当,反倒是缩到了她的背后去。

  两个人离开的时候,佑佑的身体包裹在宽大的羽绒服里,有着一种破碎的虚弱感。

  我必须得承认一点,佑佑的男友是爱佑佑的,要不然这么个大男人,窝在医院的病房里面,那么一小张床,睡觉的时候还自然地抱着佑佑。

脑电波异常放电怎么治

  可是,我还是无法否认这种爱情的脆弱性,因为,恋爱的男生还是个幼稚的大男孩。他没法担起责任,也暂时无法和你一起组织家庭。

  他爱你是真的,可是爱玩乐也是真的,他是个有着幼稚心理的成年人,牵着手,亲着嘴,做着爱,你们做尽成年人之间该发生的一切事情,可是,等到真正该他负起责任的时候,他甚至连做决定,都没法做到。因为他害怕,所以理所当然地逃避。

  可惜,他还是有着成年男人的身体,心里还是个孩子的年轻人啊。

  我蛮遗憾的,或许是为佑佑,也或许是为那一团生命,又或者是为那个尚未成熟没法负责任的男人。

  爱情里面会有性,这是特别正常的一件事。

  你们相互吸引,你们自然做爱,你们非对方不可,彼此之间,相互依靠,所以水乳交融。

  其实,挺美好。

  爱着对方,发生美好的事情,这是特别自然的。

  那时候,你们没想着天长地久,只求此刻拥有。

  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了理智,只想沉沦。

  我不批判,但是大约就是因为你们是心智尚未成熟的成年人,还是得提醒一句:情到深处,无可指摘,只是,记得做好安全措施。

  毕竟多年之后,哪怕牵着你的手不是他,偶尔遇到他,你也能够说上一句,至少,我们在一起,真的快乐过,而非回忆起,满是不堪的伤痕。

  而多年之后,牵着你的手的人还是他,你回忆起你们的过往,我还是不太希望,你有那么一段时间,无力的躺在医院,只是为了解决一个在你看来不该解决的生命。

  这样,真的,挺残忍的。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mjgf.com  故旧不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